人生之路上,或许大家不畏伤肝,但那些人们难过,或许我们不怕难题,但那些人们缺失自信心。夜晚到来,危害大家心态的并不是黑喑,只是孤单;严寒吹来,残害大家信念的并不是冰凉,只是内心。要是有喜欢的人了,日常生活已有惊喜,人日常生活得便是一种情绪,一种精神实质。

心智成熟的人是少有的,与年龄无关。

怨天尤人,不成熟;情绪失控,不成熟;懒惰成性,不成熟;逃避困难,不成熟;缺乏担当,不成熟……

生活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,不同的是对待生活的态度,不同的观赏点,不同的风景。难走的路都是上坡路!

人总是要长大,没有人永远保护你,你不但要学会享受生活的甜,还要学会承受生命的苦,因为他们共同组成了生活。

而达到所谓的心智成熟,不是说说而已,需要历练,需要经历,需要打击,需要失败,当然更需要爱的环绕。唯有爱之存在,才能伴我们走的更远。

而爱的直观体现便是自律,为了更好的爱自己,爱他人,爱生活,第一件事是自律,曾经教我哲学课的一位老师曾经说过,到什么时空就该做什么事。

简单粗暴,却又满分哲理。什么时间,什么空间,该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。不要拖沓,因为下个时空还有下个时空的任务。不然时空就错乱了,看,和这本书主旨异曲同工!

我是一个人,我是一个像蜗牛一样的人。我与生俱来的坚强与勇敢来自于我的外壳。安全感这东西太难得。但终究都是自己能给。
  我是一只鱼,七彩斑斓的鱼鳞是上帝赋予我最华丽的衣衫。静静地游荡在碧波间,或见几只小小的虾米,攀谈聊起了将来,一个不小心,海龟将我葬身于他的身体。我没什么好惋惜的,贪图安逸享乐。被世界的变幻莫测提前终究是我应该能提早想到的。不计较不埋怨,如果有那么一天,我希望我可以重生,竭尽全力造就自己,可以是一只鲸鱼。哪怕也仅仅生为了一只海龟。坚硬的外壳可以使我在海里荡存许久。便也是一种极乐。

三十而立,生命不想浪费,不要想象燕子飞过天空,但不要留下任何痕迹!

我总是想写点东西来记录我的故事,但是我不知道如何表达和展示它。毕竟,30年作为讲故事的开始就足够了。

我一直很感激,因为我足够幸运,所以我总是想记录下来,告诉自己生活对我来说并不稀薄!

从时间线、童年、学习和工作时间来看,他们正在经历自然的变化。但这也是父母的骄傲!

从居住的地方,从农村到城市再到首都北京,居住的地方也在独立变化。但是我也为我的勇敢感到骄傲!

当我年轻的时候,我被小男孩包围着,所以我的角色或多或少会像男孩一样,在泥泞中翻滚,打架,在墙上爬树。

当我在学校的时候,我逐渐分道扬镳。当我为一份工作而辍学时,我愚蠢地坚持自己的无知,并且成功地保证了我的硕士学位。

在工作中,有尝试放弃舒适的环境,换线的失败经历,及时止损的顿悟,最终找到一份你喜欢并且很好的工作。

不管未来是什么,现在是最美好的时光。我想用笔记记录我的感受。如果有人受到鼓励,这是非常荣幸的!

不知道大多数人会不会认同的一种个人想法,人,生之孤独。不仅表现为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自己度过的,大部分的问题也是要靠自己来解决的。

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一直是这样的状态里,才有了这样的认知。还是说,这样观察得到的结论并不符合大多数人的现状。

如果说只有我自己的独自面对和解决问题是个例的话,那其它人会是什么情况呢?就算小的时候有家长有老师,入社会后有前辈有贵人,成家后有妻子有丈夫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自己的问题就能永远被周围的人帮助或解决掉么?真的不是足够的幸运才会是这样的情况么?何况,就算是杂七杂八的小事能被解决,专业有人选工作有人安排,甚至是成人后的个人起居都有人负责安排。那内心世界和精神追求呢,也能与外界完美契合么?

总之,我相信幸运存在,知己也存在,但这些都是个例。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都是自己或愿意或不愿意的捡自己的一地鸡毛,都是自己熬着大部分时光,不论苦甜。

如果,是这样的话,那至少要培养自己面对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,尤其是在自我心理建设上以及情绪掌控方面。自己在这方面做得也不好,偶尔还是会敏感还是会急。姐说我以前在单位的时候,周围的人会有多么的难受,被我要求的难受。

也并不认同。首先,有工作就是有工作职责的,付了薪水自然要换来有质有量的输出。如果说要求高,这其实是双方的事情,怎么来定义是要求高了,还是人弱了呢?好像,提要求的一方就是过分的一方,就是剥削的一方。为什么不想想看,自己拿什么样的工作产出换来一定的薪酬呢?

这个双方问题和自我内心的建设,是完全没有关系的。既不是承上启下,也不是倒叙,只是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就把想的内容放在了这里。

回到自我建设部分,常听到用内心强大用来形容一个人。我想说,这种强大一定是建设出来的。可能因为疼的无奈不得不建设,也可能是什么样的契机就开始了自我修炼,也有可能是其它的原因。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,一定是有主观能动性去追求去做这件事情的。而不是在稍有问题之后,就允许自己崩溃掉,然后再似乎带着无限充分的理由允许自己深陷在这种崩溃里。

我陷过,我曾允许自己陷过。当然了,故事的结局一点都不美丽。现在回头看来的话,说不上是当时真是拔也拔不出的泥潭,还是当时对自己太纵容了。但是,如果现在的我可以对当时的那个自己说句话的话,我会摸着头告诉她说,姑娘,我知道你会疼,但生命的本身还是要面向成长的。你可以偶尔崩溃,你也可以偶尔偷懒,但你不能一直趟着不动。并且,早出来早结束,没有人能替代你成长,也没有人能一直陪你,你必须靠你自己。

虽然听起来残酷些,但残酷的事实,终是要有人说的。所以,人类啊,请自我成长,请自救。